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lejiao.org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阮星尤是突然惊醒的,看见外面大亮的天色心沉到谷底。

她的闹钟没有响!她旷工了!

绷着脸掀开腰间环着的男人手臂,阮星尤一骨碌坐起身,紧接着就被腰背的酸软刺痛给激得重心不稳,又倒了下去。

正摔在被她扰醒的男人怀里。

霍雁回掀了掀眼皮,看见她痛得脸色发白的样子,大掌覆上腰间轻缓地揉了揉。

“急什么,今天周末。”嗓音还带着初醒的喑哑,霍雁回一边给她揉腰,一边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又闭上了眼睛。

“你做昏头了吗?”阮星尤咬牙切齿,“今天周四!”

“啧。”霍雁回睁开眼睛,跟怀里怒目的小女人对视,“已经帮你请好假了,你不用上班,所以今天周末。”

阮星尤美目圆瞪,被这强行周末的歪理给气到了,她拍开他的手,咬牙再次爬了起来,“下午要给孩子们随堂测验,我必须过去。”

霍雁回也坐起了身,袒露着精壮的上身靠在床头,好似慵懒餍足的猎豹:“就你这样,站都不站不起来,还想上班?”

阮星尤猛地转头瞪他,“还不是都怪你!”

昨天在车里压着她做了那么久,那透明的挡板真真是把她吓得厉害,饶是之后被边亲边哄说前座绝对看不见后面,也听不见声音,她依旧缩着身子不愿抬头,还是大鸡巴插得她再度娇喘连连,一时情浓攀上他肩膀,才从蜷成一团的小虾米状态解放了出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