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lejiao.org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夏油杰和花坂裕也的关系没有他那么熟,自然了解不够,闻言一怔:你的意思是

嗯,不知道他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,但实力,确实是在里面提升的。现在的年轻人啊,不得了哦~

一场三个小时的幻境就能把实力提到超特级?

这只诅咒不去当老师是不是屈才了一点?

五条悟似乎看出了夏油杰在想什么,难得多说了两句:花坂本来也有这个潜力,就是对做咒术师没兴趣,他的能力,做任务可太方便了。

眼睛一看就完事,根本不用动手。

夏油杰听出他话里隐隐的羡慕,不由得无语。

你一个顶着最强 六眼的人,到底在羡慕什么啊!

花坂裕也庆幸早就割去了诅咒的舌头,它能口吐人言,指不定会说出什么他不想听见的话。侧头看了眼狗卷棘思考的表情,脸不红心不跳装傻:这就是那只诅咒的原型吗?怎么会伤成这样?

被咒言术束缚的诅咒:??????

怎么会伤成这样你不是最清楚吗!真凶!

花坂裕也如同失忆了一样,一脸无辜道:我之前在幻境里见过它,那时候它不长这样。说着扶住额头,也可能是我才出来,有点记不清楚了

演技逼真得连诅咒都差点信了他的鬼话。

狗卷棘直觉有哪里不对,但看着自家恋人虚弱的脸色,顿时什么都忘了,只想让他赶快休息。

对了。花坂裕也像是想到了什么。

楼上的五条悟忽然有了种不妙的预感。

我想起来,被幻境困住前,五条老师和诅咒交过手。他说话的语气又轻又柔,落在五条悟耳朵里却像晴天惊雷,它可能是被五条老师伤的吧?

报复!!

这绝对是报复!

他一定是在记恨狗卷棘出现在这里!

一旁,夏油杰已经警觉地朝旁边挪了两步。

没想到这里面还有五条悟的手笔,狗卷棘愣了一愣。

确实,以那个人的实力,是可能造成这样的效果。

但是

视线落在诅咒遍体鳞伤的身上。

他要做什么直接祓除就好了,有必要多做这么多事情吗?

趁着狗卷棘注意力在诅咒身上,花坂裕也抬头,准确地找到五条悟藏身的位置,唇边扯出一个冰凉的笑容,然后故作惊讶地喊了一声:五条老师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